Taessica

给予你的一切却沉默

自娱自乐

段子有参考启发

源于森活,高于尼想

----------- on y va !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也许只有在这种完全看不到一丝希望的绝境之中,晏璟才会暴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,顾初一觉得她似乎要放弃了,如释重负般却又带有着人生而附之的不安感。

周围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,他们很疲惫,身上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行军服也已经被生起的篝火烤干,难得的顾初一也沉默,或者说,他在晏璟面前一直都是这副不像自己的模样,

“顾初一。”

“嗯?”顾初一别过头,隔着一米的距离,在恍惚火光地照明下,看到晏璟直直地看着夜空,眼里一片平静。在这种环境下,他选择卸下一切隐忍和克制,放任地盯着她,眼里的灼热好像是火光的倒影,就让我再多看一会吧。

“我好冷,你冷吗?”晏璟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,似乎在自言自语般,她开口还是带着那副清冷的语调,但却是头一回让顾初一觉得,如果他靠近,她是不会拒绝的。于是他起身绕过篝火,又在晏璟的身边挨着她躺下,左手若有似无地放在晏璟的背上,轻轻地揽过她。晏璟顺势如小猫一样钻进顾初一的怀中,脑袋枕着他的健壮的右臂。

“其实我真的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,她今晚似乎非常感性,顾初一觉得她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说,于是没有回答,他不想打破这如梦般的一切,静静地等她往下说。

晏璟感受着顾初一安稳有力的心跳,又缓缓开口“在训练营认识你的时候,你还是那么青涩,现在似乎好像…已经成长成可以被人依靠的样子了呢。”。她默默的感受着,了然发现,和那时候相比,身边的男孩又长高了许多,瘦小的身板在经过千锤万炼后早已强壮厚实,他似乎就换过一次发型,剪去了遮耳的长发,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许多。上唇两侧有着细细的胡子,印象中顾初一也从没像其他男生般长着需要定时打理的胡子,一直都一副白净的样子,现在反倒比在训练营认识时,肤色还白了许多。

不知是否发现怀里的人在悄然观察着自己,他自言地开口道到“是啊…你走太快了,我追得好不容易,好像真的吃了很多苦,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和你并肩。”他觉得自己被近在咫尺的人带的也有点失态,听着这句他不知道等了多久的来自她的肯定,竟觉得精神开始恍惚起来,他想可能是太累了吧。但如果这样就是正所谓的死于安乐,他想说,那就这样吧。

对方没有继续接过他的话头,却终于透露出了心底的不安。“你说,我们能出去吗?”,她微微抬起头,顾初一看着她的双眼,晏璟觉得他的心跳似乎变快了一些,“可以的,相信你自己,也相信他们。”得到了安抚内心的回答后,她又低下了头闭上了双眼。顾初一看她似乎准备入睡了,扯过仅剩的一件大衣,撑开后盖在两人身上,防止冷冽的夜风将他们吹倒,不能生病,他们没有一点退路了。

感觉到身上温暖的重量,晏璟又调整了一下姿势,朝身边的暖源更加靠近了一点,“睡吧”抬手轻抚了下她的头“你还有我在呢。”,她听着对方的心跳更快了,却在一瞬间被困意席卷,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,这一切都是吊桥效应,不是因为顾初一太温柔了。

 

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她闹脾气般正责怪着顾初一又接了联合行动的高危任务,对方在任她打闹完后,又是带着温柔的无懈可击的微笑,笼她进怀中,宠溺地让她别生气了,说着一点都不诚心的道歉,承诺着连她自己都知道这是谎言的“下次不会了”。但她感受到自己就是爱听这些谎话。

真是疯了吧,梦里的自己简直像极了个小女生,她想要赶紧醒来,因为她发现梦里的两人正在靠近,梦里的她心中是如此期待顾初一这个充满温柔的吻。

半梦半醒间,晏璟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个吻的触感,是非常冰凉唇点燃了自己,仿佛置身于雪山间充满暖意的小木房,她听到了柴火燃烧的噼啪声,感受到了整个宇宙包围着自己的温暖。

她意识到自己最终没能抵过顾初一的温柔,终究是沦陷了,她不想醒来,于是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她想之所以在这种境地下,看这繁星满缀的夜空,都能意外地觉得美好,也许是因为身边的人传来的安心,而那美好,是他散发出来的吧。

评论